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全球进化_ 第一百九十九章 迷雾重重

时间:2021-06-17 18:2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咬狗小说全球进化 第一百九十九章 迷雾重重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……”周围无声的几声回答,又有几个克隆体加入了催眠的行列——这才强行稳定住了少女的恐惧情绪,然后让她弹动的身躯也平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催眠过程仍旧在持续。

    “还是刚才的问题,那个生命强度三千七百多的东西,是真实存在的吗?”四号尽量用着平静的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真实存在的……”少女精神上被压制住,所以,心理上的恐惧也没有全部控制住她的情绪,她似哽咽的艰难说道:“真实的,无比真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好,第二个问题,你感知生命的范围,据我们了解,是在三百米以内的,为什么这次那个超级生命进入北京城之前,你就能感知到他的存在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少女虽然被催眠,但是这更能反映出她内心的真实,所以刚才是恐惧,现在面对第二个问题,就实实在在的是一种疑惑的表情,写在了她的脸上,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犹豫了片刻,还是果断的说出了口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?那你知道大概原因嘛?或者说,这次脑中的感觉,和以前感知生命的时候,有什么不同?”听到少女的回答,四号和几个哥哥对望了一番,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原因,和以前感知生命唯一的不同,就是感觉好可怕……”少女老老实实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?是因为对方生命强度过高,是那种和高等物种对话的天然恐惧感吗?”四号又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小静继续回答道:“是额外的恐惧,是内心最深处的恐惧,而不是看见强大事物时的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那个事物,小静的身体,又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让她睡吧。”十七号看到她这样的情况,摆了摆手,“我想要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,相信诸位心里也对这件事情有正确的看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四号点头,和几个兄弟一起,让疲惫的少女进入了深度的睡眠状态——不再打扰她了。

    “老四,说说你的看法。”十七号看向自己的哥哥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那个从外面过来的生物,应该是李轻水。”四号说道:“她的脑子肯定被人动过手脚,所以,才能对特定的生命,产生出完全超出她范围外的感知。而能对她脑子动手脚的,我能想到的,只有李轻水李先生一个人,除此之外,不可能有其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李轻水不是死了?”蜷缩在一旁的流问道:“你们都感知到的,死了,死的很彻底。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李轻水死了,脑电波停止思考,这已经可以宣布一个人的死亡了。而世界上绝对没有死而复生这么扯淡的事情,现在既然他又出现在了这里,那就说明这个人,可能不再是李轻水了。”十七号看着天花板,然后又有些不确定的看向了自己的几个兄弟,把自己刚才列为“扯淡”的事情,又问了一遍,“你们相信死而复生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四号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”七号同样也这么回答。

    而其他的人,则是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沉默则代表着不确定,不确定就是说他们也谁都不知道世界上到底有没有“死而复生”这么扯淡的事情。因为这已经超出了科学能研究的范围外,或者严谨点说,远远超出了现今科学能研究的范围外。几个小家伙虽然都是李轻水的克隆体,都是脑域异变者,都拥有超绝的智慧——但,他们毕竟不是先知——更非全知全能。

    所以,面对未知的事情,他们只能用自己的判断力来分析这件事情的可能性。而当所有人都分析不出来这件事情到底可不可能的时候,那聪明人自然就跳过了这个话题,转而进入了下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那个恐怖生命是李轻水,或者说,带有李轻水的气息,这点大家可以肯定吧?”十七号环顾全场。

    “是,这件事情的可能性在九成九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继续刚才的话题,四号,你为什么认为她的这种额外感知能力是被人强行植入的呢?”十七号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刚才催眠她的时候,在她脑部感觉到了不一样的东西——那明显非天然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就一定是李轻水植入的?”

    “因为其他人没这个能力,事实上,就算是你,你长大了之后,也没有在别人的大脑里,强行植入东西的能力,这点我相信只有李轻水能做到。”四号对自己的观点坚信不疑,“就算世界上还有其他的人能做到这点,那我想这个少女,也不应该有机会接触到。所以,这必定是李轻水的杰作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那李先生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。”十七号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,他想让这个少女感觉到自己的存在,而且如果这种长距离感知还夹杂有极度恐惧的情绪的话……”四号说道:“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——李轻水想告诉对方,自己很危险,让她躲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而李轻水做这些之前,肯定是柳树没到郑州之前做的——因为之后两人就没过接触了。当时李轻水想通知对方,自己日后很危险,这应该是说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早就算到了自己会有这一天?”十七号接过话头,“他知道自己会死,会死在柳树的手下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,被柳树复生过来,不不不,不应该说是复生……”四号摆了摆手,然后所有在场的小孩,眼中都露出了如同刚才小女孩一般恐怖的神色,“这个世界没有复生这么恐怖的事情,但是既然他现在活过来了,那只能说明,那个带着李轻水躯壳的‘东西’,已经不是李轻水了,是柳树吗?”

    几个小孩,你一言,我一语,逐渐用支离破碎的信息,把整件事情的原貌渐渐还原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柳树要通过一个强大人类的躯壳,去捣毁人类最强大的武器?”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,“而且,如果柳树真的占据了李轻水的大脑的话,那我们这些人不是首当其冲要被灭绝?”

    “不会,不会的……李轻水既然决定了要死在大柳树的身体里,那应该还会有所保留。”十七号深深的皱着眉头,露出了深思的神色,“如果他还知道我们这些人的存在,那少女惊醒这步棋就没了意义。这少女本应该是刘畅那边的,她本来应该警醒的是刘畅那伙人。然后我们应该是不知道对方的存在的,然后他想的是,我们会主动找上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这么做的意义又是何为?”

    “而且为什么他明知道会死在柳树手里,然后被柳树利用,为什么还要选择这步棋?”

    十七号感觉自己解开了一个谜团之后,然后另一个更大的谜团又笼罩向了他——让他始终如同蒙在鼓里,对李轻水的计划有种摸不透,猜不着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此时,另一伙人由于失去了小静,此时更是对所有事情一概不知——他们才是真正被蒙在鼓里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“这家店看起来不错。”刘畅走到了一个酒吧面前,此时已经接近天黑,好不容易来到东城区又折腾了一天的这群人,一步也不想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这下面是酒吧,三楼之上是住宿的地方,而且还提供三餐,更让人心动的是,这家写明了,能洗热水澡。”刘畅看着店前的广告牌,心动的说道:“能洗热水澡啊,多奢侈的地方啊,我看就这家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很贵。”米兰在队伍的旁边撇了撇嘴,“住得起吗?我们可不是住一两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今天先用周凯的武器垫着,明天实在不行了,我去抢点。”刘畅现在对做坏事儿越来越得心应手了,自从小静离开之后,他似乎想通了很多问题,“反正柳树都要来了,这里的人也安宁不了多长时间了,丢点钱什么的,不算事儿,走走走,先进去再说,深秋的夜晚,可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“那走起!”李峰和周凯没米兰那么多的担忧,毕竟两人在邢台的时候也没受过穷,所以,对钱也不像米兰那么有概念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跟在刘畅屁股后面,看着对方率先推开房门,屋里一股暖意袭来,众人进入了一间还算规矩的前台接待室。这接待室很规矩,但是却绝对算不上大——因为这是一个隔间,是右手边那个巨大的大厅隔离出来的地方——走入右手边的门后,就是一个酒吧大厅,阵阵的音乐声从里面传来,虽然不劲爆,但这种费电的行为,已经很奢侈了。

    所以几人进去后,已经做好了被狠宰一刀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些人住宿,要能洗澡的房间,每个都要单间,一共算下来多少钱?”刘畅进门之后,就直冲接待台而去,看着里面的小姐说出了这段话。

    “每人每间24小时,150新币,你们一共十个人,加上折扣的话,也要1000新币。”服务台的女服务员看起来还算是敬业。

    “小孩也算人?”李峰抱起二号,“才这么点个儿,三岁小孩也要钱?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跟大人一起住,就不算钱。”服务员说道:“我们是按房间收费,又不是按人头收费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我今天晚上跟你住,不用算我钱了。”似乎对李峰擅自抱起自己这件事情有些不满,二号身体选在半空中,转头对着李峰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“那我和你住。”老大看到老二的行为,自己主动找上了周凯。

    而老三明白了老大的行为后,自然也找向了米兰——他们认为,是时候花一晚上的事情,让新进的队员,明白关于这个队伍的话语权分配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700,不能再少了。”服务员报出了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而刘畅则掏出了一把手枪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东西值多少钱?”看到刘畅偷偷掏出的东西,服务员脸色一变,赶忙把他掏出来的东西收进柜台里,“上面最近对以物换物的行为查得紧,你还敢顶风做事儿?”

    服务员口气虽然严厉,但是却丝毫没有掏出枪还给几人的打算——很显然,最近柳树来临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有点风声鹤唳的感觉。而越是这种时候,纸笔这种东西握在手里就越发没有武器和食物来得踏实。而相应的,政府就会对拒绝纸笔的行为查的越发严厉。所以才有了之前的那番对话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没说能值多少钱呢?”想通了其中的关隘,刘畅压低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,住三天,提供食水。”服务员说着,从抽屉里拿出了七把钥匙,同时有些不放心的交代道:“我这还好说,你们如果要去酒吧消费,就别来这一套了,那边人多眼杂,保不准就会惹到祸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。”刘畅点头,拿起钥匙和几人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走到三楼之后,众人看着这安静的走廊,除了三个克隆体外,每个人都露出了怀念的神色。

    安静的走廊,以及走廊外一排排还算整齐的房门,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和五年前没什么两样,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——可也那么的让人怀念。

    因为五年来,除了在北京这里,谁还见过这么具有“前时代味道”的东西。谁还见过这么干净的房屋,甚至,谁还见过住宿的店家?

    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——因为怀旧,所以美好。

    走到这安静的走廊里,一时间所有人都变得沉默了起来,似乎没有人愿意说话,来打破这美妙的气氛——众人走在这个干净的走廊中,如同走到了油画里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真想这一路永远这么走下去啊!”还是米兰率先打破了沉默——因为手牌显示,她的房间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七连房,她的正好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听起来像是爱情剧里的狗血台词。”周凯的房间也到了,“可是用在这里刚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滴”的一声用手牌打开了手中的电子锁,周凯推门走了进去——当然,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孩。

    “那各位,晚安了,祝大家在北京度过的第一个晚上,会是美好的。”刘畅看着众人,难得的说了句略煽情的话语,随后也打开房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安静的空间,干净的世界,还有雪白的床单,已经那一看就知道还有水的喷头。

    刘畅甩下背包,想如同孩子似的一下把自己扔进床铺里,但是看了看自己脏得如同矿工似的衣服,还是打消了这个念想,老老实实的脱下“工装”,走进了卫生间,开始了阔别多日的一次洗漱。

    热水冲在身上的感觉,很棒!

    能消除疲劳,能放松精神。

    这些天来,或者说叫离开郑州以来,他就没过过一天安生的日子,无论在迷藏森林里,还是在北京城外,亦或是在鹦鹉的鸟背上,刘畅一刻都没有放松过自己的精神。所以乍一进到这个相对安全的环境,他突然感觉到了浑身酸疼。

    这种酸疼不是真的肌肉疼痛——事实上,自从不断进化以来,他除了和流打斗那次,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过肌肉的酸痛了。

    而这次的酸痛,却是感觉的那么明显——这是精神引起的神经痛,是精神高强度紧绷之后彻底放松下来的阵痛——是让人欣慰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个澡洗了接近一个小时,然后刘畅第二件事是用那干净的马桶,痛痛快快的拉了一泡屎。

    屎不多——跟他目前的食量不成正比,也许是身体吸收功能的进化,让人类对食物能量的吸收和运用到达了一种新的层次——事实上,末世以来,不知道是饿得还是怎么的,所有人的屎都变得少了起来,而且拉出来的大都是一些坚硬的块状物,让人看起来有些像是胆结石,又像是过去干结很多天的产物。

    不过即使如此,也不能改变“畅快的拉屎,能让人心情愉快”的千古真谛。俗话说得好,“一天一泡屎,开心一整天”,所以,洗澡之后的这泡屎又让刘畅心情的愉悦程度再次飙升了三分。

    因为末世之中,尤其是在野外,拉屎也是一件让人心情紧绷的事儿。现在的很多野兽和虫子很聪明,会寻找着奇怪的气味儿去确定猎物的位置,而人类平时可以用化学产物掩盖自己身上的气味儿,但是拉屎的时候却不能。所以,一般来说,拉屎是很危险的一件事,在野外危险,在城市中依然危险。

    刘畅这泡屎能拉的这么痛快,是因为之前发现这马桶的排水系统那,是用钢板封着的,也即是说,不用担心下面会有下水道生物直接把你破肛而死的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所以,这是刘畅五年来拉得最爽快的一泡屎。

    结束之后,他按下冲水按钮,那钢板自动打开,冲走了他的排泄物。然后刘畅不得不感慨北京人员物力的强大,又顺便感叹了下生命的不公,想到外面还有一百多万朝不保夕的民众,自己却在这享受奢华的生活,刘畅就又洗了个热水澡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